MIT新任女校长震撼北美高校圈!61岁的她曾是杜克首位女教务长-mit-大学-教授-杜克大学-剑桥大学_网易订阅

MIT新任女校长震撼北美高校圈!61岁的她曾是杜克首位女教务长|mit|大学|教授|杜克大学|剑桥大学_网易订阅
新智元报道编辑:Aeneas 好困【新智元导读】杜克大学首位女教务长荣升MIT新校长!Big news!美国高等教育界今年最大的人事变动发生了:杜克现任教务长Sally Kornbluth将成为麻省理工第18任校长!61岁的Kornbluth荣升校长后,将于2023年1月1日接替MIT的上一任校长L. Rafael Reif。早在1994年,Kornbluth就加入来杜克?学,担任医学院的药理学和癌症生物学教授。在2006年,Kornbluth升任杜克大学医学院基础科学副院长。2014年,经过全国遴选,她被选为杜克大学教务长。她也是杜克史上第一位女教务长。而在今年,当了8年杜克教务长后,Kornbluth荣升MIT校长。杜克大学第一位女性教务长Sally Kornbluth博士是美国国家医学院、美国国家发明家科学院和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成员。多年来,她一直致力于研究细胞增殖和程序性细胞死亡,并发表了大量的文章。这些领域对于理解致癌和退行性疾病有着非常核心的意义。Sally Kornbluth于1982年在威廉姆斯学院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,1984年在英国剑桥大学获得遗传学学士学位,是Emmanuel学院的Herchel Smith学者。此后,她又于1989年在洛克菲勒大学获得分子肿瘤学博士学位,并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进行博士后培训。1994年,Sally Kornbluth博士正式加入杜克大学的教师队伍。2006-2014年期间,Kornbluth曾担任杜克大学医学院负责基础科学的副院长。在这个职位上,她担任院长办公室与基础科学系主任和教师之间的桥梁,包括监督医学院的生物医学研究生课程,实施支持基础科学教师研究任务的计划,以及监督新的和现有的核心实验室。2014年7月1日Kornbluth被任命为杜克大学教务长,并在2019年7月1日再次当选。在2014年成为杜克大学的教务长后,Kornbluth迅速确立了自己作为一个变革性领导者的地位。作为第一位担任杜克大学教务长的女性,Kornbluth优先投资加强杜克大学的师资力量,加强其在跨学科学术和教育方面的领导地位,并追求本科教育的创新。她指导制定了一项名为「Together Duke」的战略计划,让全校的教师参与进来,从而推进学校在教育和研究方面的工作。她还带头努力培养杜克大学在科学和工程方面的更大优势。其成果便是,杜克大学近年来在科学和工程领域增加了二十多名教职,特别是在量子计算、数据科学、材料科学和生物复原力领域。作为教务长,Kornbluth还改善了学生们的体验,不管课堂内还是课堂外。比如,为第一代学生提供新的奖学金;增加基于需求的财政援助;包括所有一年级学生的预科课程;以及一个新的住宿系统,将生活和学习更紧密地联系起来。此外,Kornbluth还是昆山杜克大学的董事会主席,曾负责监督昆山杜克大学本科学位项目的启动。这是一所与武汉大学合作创办的文科和研究型大学,为来自中国和全世界的学生提供学术项目。从音乐到政治学再到遗传学Sally Ann Kornbluth出生于新泽西州的帕特森,在附近的费尔罗恩长大。她的父亲乔治是一位热爱音乐的会计师;她的母亲迈拉是一位歌剧演员,经常在纽约市歌剧院、大都会歌剧院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地方以Marisa Galvany的名字演出。在一位高中老师的启发下,Kornbluth在本科的时候来到威廉姆斯学院学习政治学。她第一次与生物学相遇,只不过是为了满足大学毕业的要求,被迫选修了一门关于人类生物学和社会问题的课程。当时,负责授课的William DeWitt教授激发了Kornbluth对细胞生物学的兴趣,并永远改变了她的职业生涯轨迹。但遗憾的是,这位老教授已经在2013年离开了人世。1982年从威廉姆斯学院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后,Kornbluth作为Emmanuel学院的Herchel Smith奖学金获得者在剑桥大学学习了两年,最终于1984年获得了剑桥大学的遗传学学士学位。回到美国后,Kornbluth于1989年取得了洛克菲勒大学分子肿瘤学博士学位,并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进行博士后研究。她于1994年加入杜克大学,担任药理学和癌症生物学系的助理教授,2000年成为副教授,2005年成为正教授。在杜克大学期间,Kornbluth的研究重点是细胞开始分裂或自我毁灭的生物信号——这些过程是理解癌症以及各种退化性疾病的关键。她的研究有助于说明癌细胞如何逃避这种程序性死亡,即细胞凋亡,以及新陈代谢如何调节细胞死亡过程。此外,她的工作还阐明了细胞凋亡在调节脊椎动物的女性生育期中的作用。凭借着自己卓越的贡献,Kornbluth在2012年获得了杜克大学医学院的基础科学研究指导奖,在2013年获得了杜克大学医学院校友会的杰出教师奖。除了自身的学术造诣,Kornbluth一家其实都是学霸。丈夫Daniel Lew是杜克大学医学院药理学和癌症生物学的James B. Duke教授。同时也是美国科学促进会(AAAS)的研究员。他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细胞生物学、细胞周期、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激酶1、细胞骨架和有丝分裂。Daniel Lew(左),Sally Kornbluth(右)他们的儿子Alex是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和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博士生,他们的女儿Joey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医学生。在发布会现场,Kornbluth和儿子Alex拥抱为啥选她当校长?可以说,MIT选择Kornbluth,是迎合了美国当下的时代风向。最近,最高法院正要在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听取平权政策的辩论。民众普遍认为,偏保守的法院不会支持平权政策,美国大学也早就明白了这一点,所以它们在采用其他方法,让自己的学生群体更多元化。此时,MIT对于新任校长的选择,显得非常「正确」。在宣布Kornbluth出任校长的新闻发布会上,Kornbluth表示:「无论法院判决的结果如何,麻省理?学院都会在遵守法律的同时,让自己的环境更加多样化。」她谈到了如何扩大麻省理工学院的黑人、西班?裔和女学生群体。(目前,15.1%的MIT本科?是西班?裔或拉丁裔,11.1%的本科生是黑人。)她提到,在杜克大学时,自己就曾「采取措施改善我们学校对肤色的偏见」,并且扩大了招聘范围。而且自己在任时,杜克曾为黑人写作小组和黑人智囊团等项目筹集了资金。另外,当Kornbluth上任后,MIT的领导层可以说就变成了一只「全女性军团」——教务长、校?、科学学院院长和麻省理?学院管理机构主席全都是女性。Kornbluth感到?为榜样的责任,她表示,「事业有成的女性有责任帮助下?代。」在2022学年,麻省理?学院的本科?共有4,638人,其中男性占51.9%,?性占48.1%。MIT曾在2017年研究了一下校内的男女比例,发现在过去十年内,尽管电气?程和计算机系的女生?例有所增加,但她们选择的大多是入门级课程,而很多男生都会选择高级课程。背后原因可能是女生普遍不够自信,不敢一下子跳过入门课。除了重视肤色、性别上的平等,MIT也在致力于打破美国精英教育中的阶级固化。Kornbluth在演讲中表示,麻省理工并不像很多名校那样,在录取学生时会对校友子女格外优待,在这里,五分之?的学?都是第?代大学生。「这些是我们必须做的改变。」在疫情期间,MIT在录取学生时采取了更宽松的评分系统,然而后来,它又开始要求学生在申请入学时提交ACT或SAT成绩。为什么呢?因为招?办公室发现,只有这样,学校才能看出哪些是来自经济弱势家庭、但成绩优异的学生。在名校学位「继承制」泛滥的美国高校,MIT的做法无异于一股清流。也难怪他们会把Kornbluth选为校长了。参考资料:https://news.mit.edu/2022/sally-kornbluth-named-MIT-president-1020https://www.nytimes.com/2022/10/20/us/mit-sally-kornbluth-president.htmlhttps://today.duke.edu/2022/10/kornbluth-named-president-mit

Writ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